头彩网

头彩网 > 夺舍之禁止穿越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49 页

 

  “五、五百万——”她的低呼很快消失在自己连忙捣上的双手里,并心惊胆跳地左看右看,发现没人注意他们之后,才揪着他衣领低骂:“你以为你是财神爷的亲戚啊!这么大口气!”

  “你不相信对吧?”

  “我当然不相信!”谁也不会相信的好吧!

  “这样才有赌的价值。来,说好。”他低声诱哄。

  “这太儿戏了。”

  “所以你拒绝?”

  “对,我拒绝。”她用力点头。

  沈维埕看她如此坚定,于是同意道:

  “好吧,既然你觉得儿戏,就算了。”然后作势要将那张刮刮乐撕毁……

  “你做什么!”赵子昀眼明手快,扑上去抢下来。

  “如果你不同意,那这张刮刮卡就没有刮开的必要。”他很认真道。

  哪有这样的!赵子昀觉得头好痛。这个男人这时候耍什么任性啊!可是相处了这么久,她知道他绝对是说到做到的。

  原谅她从小到大只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女孩,她不挥霍,不浪费,一辈子做不来视金钱如粪土,就算这张刮刮乐刮开了没中半毛钱,她也不允许它现在被撕毁。

  所以,他的威胁很成功。她没有他狠,所以她只能投降……她想,她的弱点被彻底抓住了。原本她还在心底自豪着:就算这个男人能想出一百种求婚招数,她也有一百零一句“我拒绝”在那边等着。这场求婚游戏,她坏心一点的话,可以跟他玩到地老天荒……

  但显然,她是太自大了。

  光这一招,就能把她给收拾了。

  不过,哼哼,他真以为说说就能刮出五百万啊?别开玩笑了!

  “好吧!如果这张能中五百万,我就答应嫁给你。”将刮刮乐丢他手上,盘起双手,站出三七步,一脸等着看好戏的表情。

  沈维埕扬了扬眉,微笑道:

  “证明我是不是拥有天生鸿运的时候到了。”他拿起一枚硬币开刮。

  “喂,别抱太大希望,只是个小游戏,就算中一百元也好,还能买两杯咖啡喝呢,不然也可以买两块香鸡排吃……”赵子昀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叨叨絮絮起来,说出来的虽然是安慰的话,但其实她只是在紧张,一紧张就想说说话。直到,她再也说不出话,只能瞪眼,只能喘气,只能拚命揉着自己的双眼,确定没有眼花!

  她瞪着那张刮开的刮刮卡,被上头并列着的三个五百万阿拉伯数字给剌激得快要心脏病发!

  比起她的不中用,沈维埕却是一脸淡笑,不见丝毫狂喜,双手拿着那张中了五百万的刮刮乐,送到她手中,道:

  “我们结婚吧。”

  她木然地抬眼看他,又木然低下头看着那张刮刮乐,最后木然地问道:

  “如果我不同意,你会怎样?”

  他偏头,目光往彩券行上方那一格格灯箱扫过,最后定在某个正在滚动的电子看板上。

  她也跟着转动脖子看过去,只是动作很是迟滞僵硬。

  那电子看板上正在不断重复滚动着一行字……本期威力彩上看二十亿。

  不……会……吧?

  “你放过全国可怜的彩迷,给他们留一条生路吧!”他会中奖的,一定会中奖的,他的外挂太恐怖了!赵子昀惨叫道。

  “那么?”沈维埕这时才露出了点狂喜的表情,并且逼迫她亲口说出来。

  “我们结婚吧。”她好悲惨地点头。

  为了防止彩券业崩溃,为了全台彩迷的权益,为了沈维埕不要被抓去切片研究,为了维护世界和平……

  所以,我们结婚吧!

  ——全书完

  后记 席绢

  之一,2014,新年快乐。

  又是新的一年。总觉得日子过得好快,每天也没干什么事,一天就过去了。真是时光飞逝、岁月如梭啊……话说,这两句话,还是小学老师教我们写作文时必用的参考佳句。如今就算学会了更多更精确或更新颖的形容词,还是觉得把这些老旧的经典词语拎出来戚叹一下比较有味道。它可是承载着岁月的抢桑感呢!

  总之,新的一年又来了。总觉得脑袋里关于2012世界末日的话题还没从记忆里清空,可怎么一转眼,就又过了两年;翻了翻月历,已经是2014啦。

  于是我又得掐着手指去算一下自己的写作年资,可算着算着,也就算了。再算下去也没什么意思,算得再明白,光阴也回不来啦。就这样吧,就像忽视头上的白发、脸上的皱纹那样,也把年资这东西给无视了吧。

  总之,大家新年快乐啊!

  之二,怪力乱神之类的……

  我对玄幻灵异的事情是了解不多的。但关于这方面的传闻,却是听过不少。

  我没有宗教信仰,不过并不是无神论者;存在即合理,也许有人就是特别能威应到一般普通人所戚应不到的。我不会因为自已在这方面毫无慧根,便全盘否定那些我一辈子都接触不到的事。

  我向来觉得,既然身分是人,就好好过着身为人类的每一天,享受美好的一切、承担该尽的责任。至于生命从哪里来、死后往哪里去这种哲思与忧虑,

  不应该成为我们毕生去探索的课题——把应该好好做为人的光阴,用去追寻不再当人之后的去处,我觉得这样很浪费生命。

  所以,敬鬼神而远之,是我向来遵奉的原则。

  不过,即使像我这样跟灵异没什么缘分的普通人,其实也是有遇到过一些科学无从解释的事的……

  比较胆颤心惊的如:在花莲某大饭店,半夜灯光自己亮起来(好吧,你可以说那是山区电力不稳)……很坚强的把灯关掉之后,坚决入睡,结果,被床头板一记猛烈的撞击声给“砰”地吓跳起来……这下子,睡不着了。把灯全部打开,睁眼等天亮吧……至今我仍然想不透为什么床头板会被槌一记。不过,从此以后,再也不敢在出门游玩时,忘记带护身符了。

  比较伤戚的如:父亲是癌症过世的,在最后那几天,他自己算了算,突然跟我母亲说:就七月十五吧。省得大家还要费事记忌日,就那天跟祖先一起回来吃祭拜就好,人多也热闹。然后,他在农历七月十四那天晚上情况恶化,陷入昏迷,医生提供两个选择——插管或送回家。我们第二天中午就带了父亲回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